全国服务热线:400-0379-440

新闻中心 PRODUCT DISPLAY

淮南每一张照片都是满星空酒店帐篷满的回忆(2):40年前云南饭店(及寻人启事)

来源: 发布时间:2022-12-05 24 次浏览

  1982年11月,我刚满20岁时就作为某公司的采购员,开始全国各地跑了。那个年代,中国人还没有身份证,外出全凭单位的一纸介绍信与工作证,带着现金及粮票就可以出远门了。

  这是出差前工作单位开出的介绍信星空酒店帐篷,那个时候介绍信就是通行证,没它是无法住旅馆的。 那时名叫“饭店”和“宾馆”的地方不多,大多数都是招待所、旅社。当时还没啥星级酒店,不过昆明的翠湖宾馆与南宁的明园一样不是一般人能住得进的,因为它们都是最早的涉外宾馆,主要接待政要人物、及外事接待。而云南饭店与广西的南宁饭店一样虽然不涉外,但规格较高,隶属于省委政府,是地方政府官员及国企人员出差入住的。因此这次出差星空酒店帐篷,我在昆明的云南饭店长住了数月之久。

  锐变的原因说来话长,那就从头说起吧: 那天凌晨4点,我在柳州乘上从上海南的火车刚抵达昆明站,次出远门的喜悦心情就被冷水泼熄了,因为我被几个检查人员叫到一边去盘问,并打开行李搜查一遍才放行。我一下子呆若木鸡。 事后带我出门的同事分析,应是因为当时两广正处开放前沿星空酒店帐篷,凡从两广来的乘客都可能被怀疑携带有走私物及违禁品,而我的衣着不被搜身才怪。

  其实在80年代初期,广东才是开放的前沿星空酒店帐篷,而在云南人眼里以为两广都是开放的,其实广西差太多了星空酒店帐篷。(1983年4月我回广西前,很多人让我下次再来时带些广货,我回到老家的平南县城找不到,就去地摊买了几把缩骨雨伞了事,已着实让他们高兴了)。

  在云南饭店,我没少去楼层的服务台里吹水聊天星空酒店帐篷,记得次听到小服务员们在啍唱“校园的早晨”感到太好听了,我就立马跟唱,很快也学会了。那首歌至今我还能唱咧。

  由于常与那些服务员在一起,没少被同事批评仍不当回事,直到有晚上,an的秘书shao来我们房间探望老战友(注:an曾在1977至1985年间主政云南,之前的15年一直在广西。而shao曾是平南解放时的大安工作队队长,我的老领导则是队员),饭店服务员进来拖地板时服务不好,以致于第二天整个饭店员工都被开会整顿。

  此后我们就被另眼相看了。我也感觉不能再有损形象了,就在昆明的街头地摊练了两套军服,从此形象就改变了。

  其实当时拍照还只流行黑白相,能有机会次彩照,是得益于一个归侨,她因1979年中越战争而逗留在昆明,欲托我们帮找关系返回越南,她有部彩色相机而与我们同游翠湖公园星空酒店帐篷,所以就有了这些彩色照片。

  那时云南饭店的房间内是没有卫生间的,只是在每楼层的两头都有公共卫生间,而公共澡堂什么时候都乌烟瘴气的,对于大池我是极端反感的,在没办法的情况下,只能等待那些少量的单个淋浴间(没门)草草了事。

  1983年1月,四季如春的昆明下起大雪来(当时新闻说是70多年来更大的一场雪),对于次看见下雪的我来说自然高兴不已,与饭店的一帮服务员走出三楼外的大露台堆小雪人。并留下了不少的身影。

  80年代初期还不时兴烫发,女孩子多是扎两条长辫子。不过很多昆明女孩子特别与众不同,扎的是单条长长的麻花辫真好看,像服务总台的小李是这样星空酒店帐篷,玲玲也是这样。而有些女孩爱扎马尾松,那个叫静波的就是把脑后马尾松是偏向一边的,走路时一摇一摇的特另类。

  那时,房间还没配有电视星空酒店帐篷,打发时间大多靠看报纸杂志。饭店外刚好就有个书摊,一般杂志像大众电影、各省的青年杂志都是2角-2角5分一本。我出差补助是2块3,就每天买一本看,更想分享给饭店员工看。

  1983年春节我是在昆明过,饭店冷清孤单,没饭开了,就上街吃。当然了,我也收到了单位发来的一纸电报。

  长住在云南饭店数月,期间也有过一次被退房几天,是因为召开省人大会要接待代表团进驻所至。 40年过去了,曾经是昆明的十大标志性建筑之一的云南饭店星空酒店帐篷,早已在2010年10月爆破拆除不复存在了。能留下来的只有回忆、怀念了。

  寻找当年在云南饭店服务总台的张主管、小李,以及桂萍(以前住昆明北门街62号大院,其父曾是原省财贸学院老师)、严玲玲(以前住昆明翠湖北路17号。省物资局宿舍?)、陈静波(当时住省大院)。40年不见,你们都好好的,是吗?